讀經與譯經 - 2017年02月號






人生如寄
—從約伯記十四章1至2節談譯詩的可能

本會譯經部同工

1人,為女人所生,
日子短促,滿是愁煩;
1אָדָם יְלוּד אִשָּׁה
קְצַר יָמִים וּשְׂבַע־רֹגֶז
2如花一般地展現,隨即割下,
逃逸如影,不復勾留。(試譯)
2כְצַיץ יָצַא וַיִּמָּל
וַיִּבְרַח כַּצַל וְלֹא יַעֲמוֹד
《新漢語譯本》 —BHS

約伯個人的伸訴,來到這裏戛然而止。

鏡頭隨即拉開,展現人類存在的痛苦。

詩人以 אָדָם 「人」開句,然後接着說人「為女人所生」,詩句劈空而來,鏘然有聲,我們對人生痛苦的思緒與想像就驀地如潮水掩至。先是「為女人所生」這個圖畫,把全詩的氛圍推開,然後以「如花」、「似影」等意象襯托,再用「短促」、「愁煩」、
「割下」、「逃逸」等語詞混焙,受眾的感情就通過詩行的展現而得以緩緩宣泄。

希伯來文原詩通過一系列輕捷尖細的 צ 音,側面牽引出人生如寄、短如尺蠖的感覺,另一方面又通過「錯綜」的手法,交錯句中的詞序,打破對稱整齊的結構,變更詞位,以構成文辭的美,突出詩人的重點。比如「人」與「如花」兩句,原可以寫成「為女人所生的人」及「展現如花」等平白易懂的句子,可是詩人卻不想受眾閱讀的目光、聆聽的耳朵輕易掠過,特意將「人」與「如花」等語詞提前,以喚起受眾的注意,也圓滿了自「人,為女人所生」一句而來所勾畫的圖象。

《新漢語譯本》的譯文盡量貼近希伯來文原詩的語調和節奏,用現代中文靈活多變的音調、句法和節律亦步亦趨地翻譯,讓讀者從中體會到約伯如何以人類共通的經驗,映襯他個人無比的創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