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經與譯經 - 2019年06月號






願你心眼看着永恆

讀完《傳道書》,心中浮起「願你心眼看着永恆」這首詩歌。

《傳道書》從一開始到結尾,重複跳動在讀者眼前的字句就是:「虛空」,「虛空的虛空,虛空的虛空,一切都是虛空。」因此《傳道書》總予人一種悲觀厭世、生無可戀的印象。然而,《傳道書》真是在宣揚這樣的思想嗎?

《新普及譯本》將「虛空」譯為「毫無意義」,將《傳道書》作者對人生意義的探索清晰表達了出來。作者開宗明義地問:「人在太陽底下辛苦勞碌,究竟得到甚麼呢?」(一3)。他從觀察大自然到檢視歷史,發現人在太陽底下一切的活動只是重重複複,周而復始,循環不息。再多的活動也無法帶來改變,人事過去之後不再被記念。如果是這樣,到底人生有沒有意義呢?如果沒有意義,我們為甚麼還活下去?如果有意義,那麼,到底甚麼才是人生意義呢?

《傳道書》的作者起初把自己的神學觀點隱藏,單單用人在「太陽底下」的角度、以人可觀察的世界現象開始,反省人生活動及事物的意義,並將他曾經掙扎和思考過的課題,都仔細地記錄下來,帶領讀者進入一個探索人生意義的旅程。所有的觀察和問題,非常大膽,也非常「落地」。作者不但敢於發問,而且窮追不捨,不隨意接受膚淺的答案,也不輕易放下難題,得不到最後的答案就不肯罷休。傳道者發現,若沒有永恆,沒有上帝,現實人生一切事物本身都不足成為意義所在。這個發現令他絕望,這絕望反而把他引向更深的追尋,進入真正的智慧。迂迴曲折的尋索終找到出路,從瞥見日光之上的世界,看到日光之下世界的真實光景,從而對創造主發出真誠的敬畏,認識神的創造實在美好,且他最後要審問世人。

今日在我們的職場、家人親族、同學朋友之中,也有許多人正在這些問題中徘徊,在跌跌碰碰中尋找人生的答案。可惜,很多時候這種追尋已被無所不在的娛樂淹沒掉了。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波茲曼(Neil Postman)已指出電視節目式的娛樂表演,已漸取代對重要課題的嚴謹思辯和理性討論,追求新奇的文化成為潮流。轉眼近四十年過去,娛樂化的趨勢不但沒有減弱,反而因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的普及而變本加厲。各類新奇的娛樂節目和遊戲,可以不動聲色地潛入任何人的私人空間。娛樂文化幾乎變成一種集體沉溺,新奇多變已成為最高的追求。極度貪新刺激和娛樂化的背後,正是反映出現代人對生活感到枯燥苦悶,焦慮和不滿足,以及對現實充滿失望和無助的感受。

《傳道書》一方面向我們展示出苦悶與娛樂背後的癥結問題,另一方面也為我們提供了出路和指引。為此,漢協特意印製「從虛空到永恆:傳道書及馬太福音」《新普及譯本》單行本,希望藉此幫助未信主的人從《傳道書》思索人生意義,藉相信福音進入永恆生命。希望你也加入傳福音的行列,把這本聖經單行本送給尋找生命意義的人!

郭罕利
總幹事兼譯經總監

victoria_kwok@chinesebible.org.hk